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美妇  »  去女同事家里干她
去女同事家里干她
事情发生在我给美女同事曾雪下药并且强奸她之后,因为我们已经暧昧了很久,只是谁都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而已,所以她没有报警,也没有继续纠缠我,但是那冷冷的态度是我根本接受不了的。今天我想找个机会和曾雪好好地谈谈。

  可是我从上班到九点,到隔壁办公室去了四趟,就是沒见到曾雪的面。第四次我实在忍不住了,趁办公室人不多的时候问了另外一个同事安琪儿,原来曾雪今天根本就沒来上班,早上打电话来说不太舒服,请假了。

  一听这话我心里当时就急了,并且隐隐地感觉到这事就当与我有关。

  一上午都心神不定,连主任对我说下午一上班县质检局就有人来抽检产品我都是用沒精打彩的口气应的声。

  好不容易等到中午下班,我连食堂都沒去就出了厂门,找了个僻静点的公用电话往曾雪家打,我知道曾雪的丈夫中午也不回家。

  好长时间才在话筒的另一头传来那熟悉而又略带点疲惫的声音:「喂,是谁呀?」「曾雪,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可能是曾雪沒料到是我,隔了好长时间才说话:「我沒什么,只是觉得头有点疼。」「去医院看了吗?我去看看你。」「不,不,不用了,你別来,千万別来。」

  「不,我去,我这就去。」说完我就挂上了电话。

  曾雪家离厂子并不近,一咬牙打了个的就去了。(穷人啊,平时可是很少打的的,可现在为了……)十多分钟后,我站到了曾雪家的门口。想上次来还是和老婆在半年前来的,以前可都是有老婆相伴而来的,可这次终于做见不得人的事了,所以刚才离曾雪家还有200多米就下车了,并且还多绕了个圈。

  敲了半天门,才听见里面传出曾雪的声音:「谁?」「是我,曾雪。」「叫你別来,你还来,你走吧。」

  「我不放心,你开开门吧。好吗?!」

  半天,终于门开了。曾雪一脸疲倦的样子,看样子一定是沒休息好。她一句话也沒说,就转身进屋了。我关上了门,跟在后面进了屋。两人坐在沙发上,两个人都低着头默默无言,半天一句也沒。我终于沉不住气了,抬头看她,却发现她也刚好抬头看我,我们的目光刚好碰到了一起,然后我就看见她的眼睛里慢慢地充满了泪水,接着就顺着面颊流了下来,从脸角滴落到了放在腿上的手面。

  就这样我怔怔地看了好一会儿,才从怜惜的惊异中醒了过来,连忙坐到了她的身边,一只手从她身后轻挽住她的纤腰,另一只手则去擦拭她脸上的泪。她无力地将头靠在了我的肩上,两只手却将我的手抓住,不让我去拭她脸上的泪。

  好一会儿,她才止住了泪。我怜爱地自责道:「都是我不好,曾雪,要怪都怪我,你不要这样。」
  我轻移开她的手,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我知道她是在自责,她的内心还有个结打不开,「其实我们也都沒错,只是我们的生活太沉闷了,一旦我们做出了改变一点生活内容的事情,我们的观念又让我们觉得自己有一种负罪感,不是这样吗? 我们是因情而乱,可她因为什么?她只是在做交易,可何时又见她自责过?」半天,曾雪沒说一句话,只是看着我,但目光中渐渐地多了份柔情,那柔情似水一般,很快就将我淹沒了…我轻轻地吻住了她的唇,舌头轻启她的双齿,和她的香舌绞缠在一起,两只手则在她的身上游走着,轻抚着经过的每一寸土地。

  很快在我的抚摸下,曾雪变得娇软无力,整个身躯靠在了我的怀里,唿吸也开始急促了,我知道她动情了。

  双手从她背后解开乳罩,不带吊肩的乳罩被我拿了出来放到了一边,然后隔着衣服我轻抚着她的双乳,并不时地捏一下她的乳头,沒几下她的乳头就硬了,直直地立了起来。

  轻解罗裳,曾雪全身只剩下一条内裤了。昨天沒顾上仔细观她美丽的身体,现在我要好好地将这一切补回来。

  曾雪的身体属于那种略偏瘦一点的体型,可是她的双乳却不像一般女人一瘦就小,而是很丰满,和她在喂孩子的时候沒什么区別,而且不下垂。

  我将她轻轻地放在了咪咪上,一口将她的右乳轻咬进了嘴里,而一只手却揉捏着她的另一只乳房。她双手将我的头轻轻压向她的胸部,而嘴里发出轻轻的呻吟声。我的另一只手顺着乳房滑向了她的腹部,最终来到了那丛林密佈的地方,一个指头探进了那幽深的洞穴,原来早已是路径滑湿。

  褪去了身上最后一件束缚,美丽的身体再一次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我面前,我像一个贪婪的狼一样,用最快的速度脱光自己身上的衣物,轻轻将曾雪压在了自己的身下。曾雪很配合地展开双腿,迎纳我的到来。沒有任何的阻碍,顺利地进入了曾雪的体内,那是一个温暖而舒适的家,玉柱的每一个地方都被轻轻包裹,每一次抽动,都能感觉到洞壁对我的挤压和吸吮。

  随着抽动的加速,曾雪也加入到动作中来,每次都极力地配合着我的动作,而我每一次也都深深地刺入洞穴的最深处。终于曾雪的高潮到了,洞穴急促地收缩,而她的脸上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看到曾雪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我更加兴奋了,冲刺一下接着一下,每一下冲刺都能听到潺潺的水声。随着最后一下的进入,终于忍耐半天的火山爆发了。

  激情过后,我有些无力地趴在了曾雪的身上。曾雪用她修长的手指拔弄着我的头髮,「你呀……」「谁让你这么让我爱呢,让我迷恋不已呢!」

【完】